PledgeBank is now closed to new submissions. The site is available as an archive for you to browse, but you can no longer create or sign pledges. Find out more…

美国
你情我愿,梦想成真


祈愿“peacepink”

"我将 发动签名制止大脑控制武器(精神电子武器,神经控制武器)MIND CONTROL WEAPONS, 及定向能武器DIRECTED ENERGY WEAPONS对公民的酷刑和滥用.,只要30个当地的其他人将 做同样的事情。"

— Soleilmavis

签名截止期限至: 2010年01月01日
251人们签署了 (超过目标221个)

详细内容:
您知道大脑控制武器(亦称为:神经控制武器,心理控制武器,精神控制武器,心灵控制武器等)和“洗脑”(如美国CIA的大脑控制实验MKULTRA)吗?

您知道电磁波可以实现“传音入密”吗?V2K(Voice to skull)

您知道定向能武器及非致命性武器吗?

您知道人类的思维可以被阅读吗?

您知道电子芯片(如中国的“机器鸽子”可以控制大脑)吗?纳米技术武器(如英国MI5纳米技术间谍武器可以远距离控制间谍鼠)吗?

这些武器已经被偷偷用来虐待和骚扰无辜,合法,非武装和没有防御能力的合法公民很多年了。

目前,全世界有超过1500个受害者正在遭受大脑控制武器和电磁波武器的酷刑虐待和骚扰。有些受害者在他们刚开始被非常严重地酷刑折磨时,他们刚刚21,22岁。

您是否想象过,在生命中没有一天的和平和快乐的日子,却只有可怕的酷刑折磨呢?是的,有些受害者已不幸死去。但是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分钟,他们所面对的仍然是酷刑折磨。

请签名帮助我们制止这种惨无人道的对合法公民的虐待和骚扰。

我们的目标:

(1) 我们希望,联合国能够达成相关决议,制止这些高科技武器的滥用和酷刑虐待。

(2) 我们希望,全世界的政府能够相互合作,将这群法西斯分子绳之依法。

更多的资料,请看 http://soleilmavis.googlepages.com

这是一个成功的祈愿,它现在关闭签名支持了。

查看更多的祈愿以及祈愿行(PledgeBank.com)如何工作

做几件关于这个祈愿的事情

  • 创建这个祈愿的本地版本,你也可以在你那里做同样的事情!
  • 只限于祈愿者操作: 发送信息给祈愿签名支持者
这个祈愿评论的RSS订阅种子

关于这个祈愿的评论

因为有太多评论,这个页面只显示了最近的50条。

显示所有的评论

  • 联合国也是知情的,早就知情,要通讯管理,要统一协调。联合国是世界各个地方的诸侯和奴隶主讲数的地方,绝非什么正义之所在。(当然联合国不是一个国家,他是无权处理的)。我看现在的社会就是电影《五百年后》的初级版。
  • 我遭受过的经历也是非常惨。我来自四川成都。我本人发现这种“微波辐射”是在1982年到1983年左右,那时候我还是个不到18岁的孩子,转眼过去了27年了,我已经是44岁的中年人了,那样的折磨依然存在。我知道那是中国国内机构干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也在了解情况,据早年遭受过此种折磨的老年人讲,这种折磨是“国防科工委”下属某个机构运作的(有待核实)。大家可以想象这27年我是如何过来的。查其历史,我们知道二战以后超级大国就在研究这种控制人脑的用于今后战争的电磁武器,中国从50年代就从前苏联引进了这种技术,对国内受害者来说,这是长时间的人体实验,受害者林林总总,各类人员都有,请人权机构明察!
    He Ting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它们以针对个人喜怒哀乐的生理特点,大脑成像,程序化地,时时刻刻,用垃圾、恐吓的语言,晕痛等无耻恐怖行为,让人时时刻刻处于痛苦、恐怖、无助、烦躁、莫名其妙等等的地狱般的状态之中,达12之久。
    千方百计要你发怒,要你去犯罪,要你的大脑意识处于对你不利的状态,可实现他们永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
    杀大脑细胞,搞掉我十多颗牙齿(一夜后松动、掉)、制造有心脏病等可耻行径。无法无天...一切为他们的幸福、名利,置我们的前途、快乐、生命于不顾.....梁爱国
    梁爱国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2009年10月14日,反对大脑控制武器和定向能武器的世界游行.

    2009年10月14日, 全世界的很多城市将举行反对大脑控制武器/定向能武器酷刑和滥用的游行。

    中国
    (无上街游行, 只有电子邮件或者网络呼吁)
    Soleilmavis报道
    因为中国游行必须向当地的警察局申请, 但是在中国地方警察局仍然把受害者们看成是精神问题, 所以我们就没有举行上街游行. 但是很多受害者已经积极参与了这次行动. 通过电子邮件或者在自己的网站和博客发布游行信息.
    也有更多的人签名我们的在线请愿信.
    在线请愿:(中文) http://everywhere.zh.pledgebank.com/peac...
    (英文) http://www.change.org/actions/view/ban_m...
  • 美国 USA, SAN FRANCISCO
    Bruno Marchisani报道

    SAN FRANCISCO游行照片由Scott拍摄.
    2009年10月14日星期三, 上午11点到下午2点, 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州的SAN FRANCISCO的CITY HALL举行游行,全世界的其他城市也同时举行了示威。 包括:美国的Los Angeles, Philadelphia, Washington D.C., Cincinnati (meeting only), 加拿大的Victoria and Toronto和英国London, 印度和中国也通过电子邮件和网络呼吁支持这次游行。 这次游行有受害者的《反对电子虐待的国际联盟》组织 www.iaacea.org. 这次游行最初由加拿大的Debbie Newhook和Galina Kurdina,中国的Soleilmavis,以及美国的Derrick Robinson提出,并组织,策划.

    SAN FRANCISCO的受害者Christine Harris是SAN FRANCISCO游行的联系人。一位非受害者Mesha Monge-Irizarry帮助Christine建立一个讨论组来组织这次游行。Mesha Monge-Irizarry在San Francisco有一间办公室,并管理大约250个网上讨论组。她提议在她的办公室举办受害者的定期会议。

    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大约20个受害者参加了游行。包括:Christine, Richard,Mesha,和Marlon Crump,一位POOR杂志的作家。

    我们本来计划在CITY HALL对面的公园举行游行,以便尊重CITY HALL里的工作人员。 但是一位警察过来,告诉我们在公园里不允许游行。但是后来,他同意了我们的游行,并且建议我们直接到CITY HALL门口游行。 我们便转到了CITY HALL门口.
  • 我们准备了很多的标语: "stop organized stalking,反对有组织的跟踪" "stop organized terror,反对有组织犯罪" "stop covert torture,反对秘密酷刑" "stop electronic harassment,反对电子骚扰" "stop electronic torture,反对电子虐待" "stop electromagnetic weapons,反对电磁波武器" "stop defamation of character now," "restore human liberties now,重建人类自由" "stop residential directed energy attacks now IAACEA,禁止定向能武器对住家的攻击" "unforgivable! MKULTRA should never happen again,不可饶恕的! MKULTRA不应该再发生" and "我的家庭是大脑控制武器犯罪的受害者.纳粹人体试验-酷刑,精神强奸和掠夺"

    行人较少,有些过路者会停下来看看我们的标语。一小部分人跟我们交谈,了解相关事项.因为行人少, 我们没有发出太多的材料。我们准备的材料有:这次世界性游行的声明,美国Missouri议员Jim Guest的信,John Hall的书 "一种新的在美国的卫星恐怖主义”, 他曾经救治过大脑控制武器受害者。一份介绍前国家安全局情报官员拉斯泰斯及国家安全局的大脑控制技术的文章“美国国家安全局是否在对美国人进行电子战?”;一些专家的文章,如:Cheryl Welsh和H.Michael Sweeney;以及FFCHS。

    路过的车辆很多, 我们中的一些人站在马路边举着标语。 一些驾车人路过是会按几声喇叭,并向我们竖起大拇指表示支持。
  • 一位SAN FRANCISCO网络视频新闻频道的记者采访了Christine和Mesha,一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车停在马路对面。Christine走过去给了他们一些材料。
    我认为我们这次游行很成功,比我们预想的要好得多。我们照了一些照片, 也有受害者做了视频。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10月15日访问San Francisco。 受害者Christine和Judy加入了10月15日晚5点到7点的在Powell Street和Geary Street的游行人群中。 人群大约有1000人。我带了一个大标语,有很多的受害子看到我们,走过来跟我们交谈。

    在JUDY的帮助下,有两个有线电视频道13和26采访了Christine。我简单而明确地介绍了我们的困境。2天作了三次采访, 我很高兴。

    Christine Harris
    christinelynnharris@hotmail.com
    (415) 235-6466
    Bruno Marchesani
    bruno_marchesani@msn.com (650) 776-1814

    美国 Philladelphia
    T. Josephine报道

    2009年10月14日,我一个人到了游行地点, 我派发了很多材料。有一些人很感兴趣。 下一次,我希望参加的人能多些。
  • 加拿大 CANADA VICTORIA
    Debbie Newhook报道

    我认为Victoria游行非常成功. 我们有5个人参加: Keith Tickleback, Consuelo Galomar, David Smith, Heather Quinn 以及Debbie Newhook.
    我们有另外一个受害者Doug (Jerry) Rose因为受虐待严重,没有参加.

    一开始有个Victoria大学的学生采访我们,Debbie和David花了30分钟详细向她介绍了这种秘密犯罪.我们给了一些材料, 包括美国议员JIM GUEST的信.
    她对这种秘密犯罪行为很震惊.
    有一个很有礼貌的警察来到我们中间, 告诉我们他们接到了两个电话, 说我们有游行, 不知是否会阻塞交通. 后来看到我们人数不多,就没有打扰我们.

    Keith照了一些照片.

    我们也遇到了一位女性受害者, 给了她我们的联系地址.
    也有很多人前来跟我们交谈,并且俄带走了很多的材料.我们发出了大约400份材料, 后来开始下大雨, 我们便到了一个地方:Heathers house吃饭, 聊天.

    我们也商量在2009年12月10日,在Nanaimo举办另外一次游行. 因为那天是联合国人权日 http://www.un.org/en/documents/udhr/

    Debbie Newhook
    反对电子虐待的国际联盟 International Alliance Against Covert Electronic Abuse
  • 加拿大 CANADA TORONTO
    Galina Kurdina 报道

    我们于10月14日上午10点在立法议会大楼前,靠近多伦多大学的医药科学大楼举行游行。 有5个人参加了这次游行:Robin Yan, Regan Hallett, Carlo Calandra, Mark Holden, Galina Kurdina.
    有些人走过来,我们派发了大约10份材料。 我们碰到了一位女士给了我们一些建议,不过她拒绝我们给她照相。
    我们在下午1点离开立法议会大楼, 到一家咖啡厅Tim Horton喝了一些咖啡。稍后我们在多伦多大学的医药科学大楼前呆了一个小时。我们很快派发了我们的材料。有来自多伦多大学的学生认为这种酷刑令人恶心,并且鼓励我们继续战斗。我们照了照片,并做了视频。

    加拿大 Canada Toronto
    Danielle DiBari报道
    我对游行10月14日的做一点更多的详细报道

    上午11:30,一个大型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旅行团在立法议会大楼前停留,通过一位翻译,Galina给他们介绍了秘密的大脑控制, 很多人很感兴趣。

    下午1点,很多的媒体的采访车过来。他们是来采访Dan McTeague的演讲,关于关塔那摩对待Omar Kadhr
    下午2点30,Dan McTeague开始了他的采访。

    执法人员礼貌地站在我们前面,不让我们进入镜头。
    但是McTeague先生的助手过来跟我们交谈,照了我们的照片。

    McTeague 先生照完了照片,走过来跟我们握手。给了我们他的名片,并说:您们肯定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说:如果需要,可以联系他。

    我要说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一天,没有人不尊重我们,我们得到了很多人的极大关注。其实我们很多受害者都是因为恐惧而不敢站出来。
    Danielle DiBari
    TI - Toronto &Vancouver
  • 英国 伦敦
    Winston 和PAOLO报道
    我们有8位受害者参加了游行。 我们在Trafalgar square和Old Bailey外派发材料. 很高兴受害者们彼此认识。我们也计划定期聚会。
    10月24日,我们计划另外一次游行。因为2日有两个重要的事件,在HYDE公园的一次书展和国民反战游行。我们很容易带着我们自己的标语加入这次游行。这次游行会有很多人。

    Paolo Fiori
    http://altnews.viviti.com
  • 为了正义,为了人权,为了人类的未来。对这种严重违反人权的措施我们将持之以恒的斗争。直到联合国形成法律条文,直到每一个国家以法律禁止此项技术为止。
    脑控已经造成大量人致死和致疯,还有大量的人受到迫害而不知情。我们绝不能让这种迫害合法公民的法西斯组织长期合法存在下去。

    以下举报网站。

    中央纪委信访室
    http://www.12388.gov.cn/xf/know.html
    最高人民检察院
    http://jubao.spp.gov.cn/jubao/query1.php

    我已实名举报。团结就是力量。希望大家也实名举报。
    余国平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2009年10月14日,反对大脑控制武器和定向能武器的世界游行.

    美国华盛顿 WASHINGTON
    Marc Burnell报道
    我认为游行很成功. 天气不是很好. 周围有很多的警察和便衣警察.来自CYNTHIA的捐款,让我们买了一大堆的饮料和零食. 有非常多的旅游者停下脚步,照白宫和我们的照片.

    受害者非常高兴地彼此交谈,互相学习如何度过难关. 很多受害者来自纽约. 有一个自由撰稿人给我们照了像,并且拿了材料. 我们也跟周围的其他人权组织交谈, 并且分发了我们的材料.

    游行照片:
    http://groups.yahoo.com/group/oneworldlo...
  • 受害人:郭汝泉

    住址: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文昌街012号

    身份证号码:430822198105280028

    手机:15974413876

    QQ:258027165

    MSN;guoruquan167@live.cn

    电子邮箱:guoruquan163@yahoo.com.cn

    受害博客:http://guopeixi167.blog.163.com/edit/

    现如今,我们外太空的卫星不仅用于监测和通讯系统领域,也被用于锁定人类。通过定向激光束、神经粒子束、高频电磁辐射、声波、无线电频辐射、孤粒子波、扭力等等一些最前沿的物理学知识中的宇宙物理能量来破译人脑电波、操控人类大脑,探测大脑生成思想的过程和了解智能化结构。这些卫星还能制造宇宙磁场能量打开时空虫洞,影响整个地球和人类磁场,促使人类社会和地球物理自然环境变化。与此同时,全世界成千上万名重点监控对象被终生卫星锁定,对其进行最极致的神经摧残,全面、深入、透彻的研究大脑,甚至还有其它涉及最高机密级别的、最不可思议的科学奥秘的前沿研究和实际效用。例如:净化世界、提升人类精神能量等等。不仅如此,结合最先进的超级终端电脑多位一体的监控人类大脑的活动以及整个人类社会的变化规律。将整个微观人类大脑和宏观人类社会数学化、物理化,建立《黑客帝国》式的人工智能超级多维的数学模型,将整个世界悄无声息的推向了-----科幻时代!!!
  • 我们这个特殊的受害群体遍及全世界。但是我们是被精心选中的。我们弱势、学历低、表达能力差、大脑简单。我们被高超的误导,我们被有意设计成迷雾中的小白鼠、被放养的小白鼠。我们被集体淡化记忆、麻木意志、呆滞大脑。在政府的最高级别的授意和精心安排下,我们的求助得不到任何组织和部门的回应。还要被一劳永逸的盖上精神分裂的帽子。我们感到多么绝望无助、多么愤怒窒息啊!

    被活活精神摧残致疯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身心俱毁后艰难求生的残酷是难以接受的。我们是那么的单纯、可爱、柔弱。可是这些冷酷科学家对我们的折磨和破坏是最专业的、最全方面、最高超的、最深入的、最细腻的、最严酷的、最持久的。其中宗教般的大悲大苦大空大惨用言语简直无法形容。
  • 未来的人类,你们听着:在你们惬意的享受人工智能的神奇和方便时,请想想我们的痛苦和不幸吧。我们不能否认脑科技革命带给世界的光明前景,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太阳也有太阳黑子”。可是,就是有一群不幸的生命总是深陷于“太阳黑子”之中,而周围再怎样巨大的光明都好似完全不存在。你会忽略这些牺牲品,独享光明吗?天才与蠢才感受到的痛苦是一样的。生命是平等的,生命对痛苦的感知是一样的,你会忽略他们吗?也许,你会。但是,作为受害者的我,绝不会忽略,我不就正在向你们敞开我的心扉,让世界正视我们的痛苦和哀怨吗!
  • 曾几何时,我们极度绝望,大脑呆滞空洞,感知麻木混沌,对痛苦和悲惨现状逆来顺受。每当心灵的痛苦达到极限化成泪水痛苦时,我们被封存的感知又复苏了,我们再次记录下我们的痛苦心声:我们不再对所谓的人性报以什么期望了。如果我们非得离开这个不属于我们的世界,我们唯一舍不得的是这个星球赋予人类最美好、最甜蜜的梦想。我们不知道还要熬多久?我们死了会去哪儿?这个世界让我们陌生,让我们难以理解。我一直在潜意识的期盼科学家为我负责,让我解脱。我一次又一次的想象着被科学家精细照顾和关爱的美好场景。很多次,我想象着,科学家来我家接我来了。是在清晨。他们额头顶上的头发在早晨可爱、温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我在晨光中惊喜的微笑。我是如此的孱弱,就像暴风中的烛火,我是那样的精纯,我是那样的需要和科学家在一起,生活在最真理、最充实、最和谐的美好环境里。我每天都要无意识的望门外望,一次又一次的想象着,痴痴甜蜜的傻笑。我还在等你们啊,还准备了一些杯子等你们来时喝水。

    科学家啊,文明和人道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啊!那才是人类一直梦寐以求的终极梦想啊!你们能给我们这个奇迹吗?我多么希望:我们国家的共产党、人民解放军和政府科学家们能给我们前所未有的温柔和爱心啊!那可真是个震天动地的奇迹、感人彻腹的神话啊!
  • 面对专门害人利己的最邪恶走狗们,请不要再愤怒,让我们的大脑随风漂流,再丝毫不听信它们的奸诈之言,与无耻勾当。不断向上级揭露它们的罪恶,坚信国家终归有一天会依法严惩这些见不得人的不法败类的。以谋杀、诈骗、反人类...罪控告它们。

    梁爱国
    梁爱国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希望能尽快结束这种及不人道和反人类项目,还受害者一个美好的生活!
    朗森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来自世界各地的受害者,经过讨论决定于2009年12月10日在全世界很多城市,举行反对大脑控制武器,定向能武器酷刑和滥用的世界性游行.
    游行信息,请去以下网页了解:
    http://peacepink.ning.com/group/chinese/...

    请大家积极参与,广泛转发。
  • 觉醒吧民众,我们生命一个个的消失,我们家庭一个个的破碎,根本警示不了世人,难道非要发生9.11的灾难,民众才能觉醒么?国家才愿面对么?悲哀!!!脑控受害者在中国已达上千上万,请您关注他们.他们的思维被阅读,大脑和身体受到了惨无人道的电子折磨.他们是无隐私的人.他们的命运也许就是您明天的命运.脑控武器究尽掌握在谁的手中,如掌握在<某些个人集团>,那军方,国安,公安,司法,又在干什么,那他们将来不也在监控之内,<脑控>这一武器不论单一的掌握在那一家,那国家的其它职能部门不可能没有危机感,先是国民后是其自身,望国家的各职能部门行动起来,居安思危,积极参与反脑控斗争中。
  • 最无奈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印发反<脑控>传单,让世人明白、取得民众之心,献自身,保后人安宁。
    可到我空间把<觉醒吧民众、你的思维己被监控>
    这篇日记复印散发
    化七八元钱买一瓶带气的彩色图料,走那喷那、喷<反脑控>即可,要有牺牲自我、造福后人的精神,行动才会有成效
    我们生命一个个的消失,我们家庭一个个的破碎,根本警示不了世人,难道非要发生9.11的灾难,民众才能觉醒么?国家才愿面对么?悲哀!!!
    路在脚下,只要我们努力,一步一步向反<脑控>的道路上前进、努力就不会白费,前进才有希望,
  • 十多年来,我和家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脑控和微波迫害,孩子辍学,我腰椎神经受损,以后可能要坐轮椅!妻子一样天天睡不好,这种残忍、邪恶和愚蠢亘古未有!没有任何人依凭常识可以相信。我不过是个普通知识分子!
    熊小兵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十多年来,我和家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脑控和微波迫害,这种残忍、邪恶和愚蠢,亘古未有,没有任何人敢相信!我不过是个普通知识分子。
    熊小兵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也是个脑控受害者 想在感觉他们已经控制了的一切 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 我的家庭地址:云南勐腊勐捧农场果品场 姓名:戴丽鸥 电话:0691-----8835078
  • 各位好心人,帮帮我把!我现在正是一个被人家用大脑武器控制的人。前段时间找了陕西省安全厅,他们不搭理我,后来去报警,他们说叫我到医院去,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我的邮箱renwe2007@163.com,我的qq:1367217100
    我希望所有受害者都团结起来。
    无名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各位好心人,帮帮我吧!我是一个大脑控制武器的受害者,精神,心里备受煎熬,前端时间去了陕西省国家安全厅,人家不搭理我,最后去公安局报案,人家叫我去医院。各位帮帮我把,我的邮箱:renwe2007@163.com ,qq:1367217100
    无名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他们的的行为,不只一个 两个人知晓。只有我们这些被蒙在鼓里的人不知道。国家,人道,这些只是表面的荒子。你们只是发现而已。区区几年,从一开始,为了他们以后的幸福,我们只能成为这惨无人道的试验品。我今年22岁,在一年毒品的摧残下,我发现了这些,这不是区区几年能说得上的事,从一出生到现在,仔细阅读自己的过去,发现自己只不过一直被牵引着在生活,牵引着前20年犯下的过错,在2008年过到2010这期间,让你有种轮回的错觉,现在一直被世界遗弃在目前的空间之外,让你这错觉一直延续,延续,直到你认为这是你在另一个空间赎罪。我们无能为力,这不只是什么恐怖,组织,这只是国家或联合国的一个研究组织,任凭我们呐喊,任凭我们怎样。

    有一点我可以确定, 同胞们, 我们不要灰心,我们是最有价值的。哪怕我们死后会得到 爱因斯坦一样的待遇“把大脑切成上千个片”然后成全他们的研究。


    逝者安息 生者自重 !!!
    李红强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还在外星 批星 。。


    脑壳有包。
    李红强 在 7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也是一个受害者 从18岁到我今年22。他们俗称“心魔”的东西伴随了我的整个青春,曾经我那么天真那么善良。他们影响了我一辈子的身心健康,我也曾有过自杀的倾向,不敢回家。他们似乎让我听见家人都被我害死了。不只是幻听,所有人还配合我。回家后1年没敢出门,有了人际交往障碍。08年的时候还好象是因为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被他们那种人类注射过红色液体。他说是艾滋,后来出现过肺炎吐血急性的。我半年的身心受到以为自己得了艾滋的折磨,后来检查不是艾滋,但是不知道是什么病毒。报警过,可是没人理我。我很讨厌我的一切白日化没有隐私,久而久之我的神经错乱了。症状和受害者援助里写的一样。而且他们认为我们这样的人是社会中的废物,想让我们变得有价值,所以在我们身上做着这样的实验叫作废物利用。。
    刘婉婷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叫银馨泽,老家在黑龙江,90年考上了北京的一个重点大学. 95年毕业的, 99年又移民去加拿大.

    现在他们开始给我灌输自杀意念,我在走路的时候别人在我旁边唱着自杀的歌曲.,在我的房间上下制造噪音.干扰我睡眠. 但是他们对付我的主要目的还是想对我制造心肌梗塞.

    今天我大哥给我电话说,我母亲病情恶化了.我母亲从2005年就开始被害,去年得了肺纤维化,治疗了不见明显好转.最近恶化了.我大哥说我母亲已经70了.很难说了.除非奇迹出现.否则病情只能越来越差. 我母亲因为我而受害我非常内疚.其实这些混蛋在2年前就暗示我.要让我家破人亡!

    我目前自己的感觉是对方想置我于死地.他们2008年就暗示对我的追杀.过去一个月来我一直有不好的感觉.他们到底是谁? 是共产党吗? 是美国人吗? 为什么这么狠毒? 难道共产党就因为出身问题这么害死人吗? 就算我欠美国人的钱,至于要对我家灭门吗? 做的这么绝. 连我的母亲也被害的奄奄一息. 多大的仇恨要灭门我全家?
  • 别太大意或投入了,可能确有人暗中在操控你们,但应该是主要利用你和你的弱点,你有

    什么弱点,怎么来的,估计早就特别的被暗中特别搞整设计了,别多想,乱想,做到别受

    你周围最经常吸引你注意的听到看到感觉怪异声音,现象影响,记住你是你,别人是别人

    就行了,其他不知该怎样说,应该不是你想象那样,尽量不要用是非观点或标准去看它,

    你在自己损耗自己,残害自己,也更可能给这部分人有更多机会,(最后提醒你可能你目

    前脑子出了点问题,主要想象和思维方面),
    刘先生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中国深圳-雷同人生状态的人
    别太大意或投入了,可能确有人暗中在操控你们,但应该是主要利用你和你的弱点,你有什么弱点,怎么来的,估计早就特别的被暗中特别搞整设计了,别多想,乱想,做到别受你周围最经常吸引你注意的听到看到感觉怪异声音,现象影响,记住你是你,别人是别人就行了,其他不知该怎样说,应该不是你想象那样,尽量不要用是非观点或标准去看它,你在自己损耗自己,残害自己,也更可能给这部分人有更多机会,常理你不比别人懂的少,非常理就不如他们了,可能其中就是这个所谓仪器的使用与非使用的区别,(且你对这仪器感知觉及相关分析思维都是错误且被动机不良的你看不到能感知觉到的及其似是而非并不是面对面的“假人”,“想想最早感知觉到仪器所经历或看到听到的事”很多似相关的东西没人告诉你,都是你想出来的)也是这帮人钻空投机,恶搞的真正主要机会和借口。
    建议多留神你周围恶搞的"还有那操纵者",不是实人,‘多看想它两下,你已不知不觉中毒了-且脱离现实’--自己害自己,最好别理别想。其他太复杂也很简单,就好像有多少人就有多复杂那样,主要应为是非,(最后提醒你可能你目前脑子出了点问题,主要想象和思维方面出,还是要面对现实。)。以上慎传发,本人目前还在状况中,建议各路仁人真士完善补充,自助互惠,
    刘先生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是在2008年的时候发现我的隐私都被周围的人当笑柄和话题来说,当时我还在外地打工,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回到家却发现,恶梦还没有结束,我当时后郁闷了怎么会这样呢?
    可当我回到家的第2天晚上,我半夜突然醒来,听到有人说了一句话让我更加的难以至信:看看他在想什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
    第3天我在网上搜索到了脑控武器的字眼,我想那我这辈子不是什么隐私和记忆都,不复存在了?我的第一反映就是恐惧,和绝望,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没人道,没人性的东西害我?
    现在都2年了,却没有任何的改变,手段和许多的受害者一样,受到周围人的歧视和辱骂,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对我说出任何的事情。
    现在的生活没有一点的希望,和做人的意思,生不如死,半死不活的。没有人同情和怜悯。我去过几次公安局也无挤于事。
    我不想在这样的生活里,慢慢死去。
    凌先生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是在2008年的时候发现我的隐私都被周围的人当笑柄和话题来说,当时我还在外地打工,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回到家却发现,恶梦还没有结束,我当时后郁闷了怎么会这样呢?
    可当我回到家的第2天晚上,我半夜突然醒来,听到有人说了一句话让我更加的难以至信:看看他在想什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
    第3天我在网上搜索到了脑控武器的字眼,我想那我这辈子不是什么隐私和记忆都,不复存在了?我的第一反映就是恐惧,和绝望,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没人道,没人性的东西害我?
    现在都2年了,却没有任何的改变,手段和许多的受害者一样,受到周围人的歧视和辱骂,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对我说出任何的事情。
    现在的生活没有一点的希望,和做人的意思,生不如死,半死不活的。没有人同情和怜悯。我去过几次公安局也无挤于事。
    我不想在这样的生活里,慢慢死去。
    凌先生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于2007年初,当我初次听到不明方向的声音、我以为是<谁人背后不被人说,又有谁人面前不说人>的议论,就并末在意,但随着而来的是每天大脑思维的干扰、及每夜于我正常思维相背的怪梦,在梦镜中输入的常是暴力杀人及好象我有超凡力量、从高楼跳下能在空中飞的梦,我人生的恶梦也从此开始,于人误解,亲人分离,工作丢失,肉体不明疼痛,使我无论精神于肉体都遭受了如练狱般的折磨,当我无奈的走进深圳市最好的、也最具权威性的医院、康宁医院(精神病的检查于医疗)进行了全面检查,结果一切健康正常,以我现有的知识于经历,我上网查找了大量的资料才知,我正遭受一个不明身份,不明目地的犯罪团伙或集团的迫害,这些施害者们正在使用一种高科技的器材于设备,无视国家法律,无视他人生命,玩着一种残虐别人而娱乐自己的游戏,而施害者使用的这种设备在网上查找、及于受害人的思维对话中,施害者有意无意中的向受害者透露、施害者使用的仪器叫<脑控仪>,也可称<思维干扰>仪,在我受害初期、于我思维对话区分中,有六男四女,在思维对话中施害者相互称呼为<老板、老黄、阿狗、老徐、司机、眼镜、>这六位分别为男性,<大嫂、小丽、小梅、徐姐>这四位分别为女性。全是安徽口音,至今二十四小时对我思维干扰、肉体伤害的有<老板、老黄、阿狗、大嫂、小丽、小梅>,而于我同样遭受这种被国际人权组织称<酷刑>折磨的难友、己遍及中国各省市。

     
  • 我也是一个受害者,如愿意清楚我受公安部刑侦处或公安部刑技术与心测专委故意坑害情况可在百度搜索中输入:苏比托现象就行,对我所写部分技术性内容对所有受精神打击为主的器械坑害人减少不必要精神压力会有所帮助。黄正风
  • 誓死捍卫
  • 受害已經快兩年了 每天過著類似的生活 台灣也有這類的實驗 受害者有20~30已知者 到現在我們仍是無法找到辦法解除這種痛苦 這似乎是台灣學術的非法實驗 在我的腦控經驗中疑似天文奇觀的綠閃電還有我全身感覺的靜電感可能是撓場效應造成 我們受害人中甚至有人被這類非法實驗者陷害入獄 請世界幫幫我們 我及幾位受害人曾數度被這非法實驗打到失去意識在生死邊緣打滾 利用我們情緒起伏心跳加快之際 在電極我們的心臟 我已經出現類似心律不整的狀況了 沒血緣的家人朋友甚至也被影響產生了一些被誤導成靈異的幻覺 寵物也被腦控殺害了只為了打擊我的心智 受害者深受身心靈上的折磨真的無法言喻
  • 台灣目前受害者年齡正往下滑 有幾個受害者是14歲就開始這荒唐的生活 在台灣普遍是用神鬼來欺騙 少數會用外星科技當內容 可能也跟風俗民情有關吧 在台灣真的只能看受害人越來越多的出現卻無能為力
  • 我也深受其害,今年17岁求学过程中受害,被脑控有半年了,受到攻击大概三个月。我是河北省石家庄人,我的家人不相信我,我的身心遭受到了侵害,希望联合国能够受理这件事。
    张小姐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自身的经历是 觉得 他们不在控制我! 而是在干扰我的思考方向! 扭曲我的思考方向! 而改变我对事对人的看法,而做出我本不会有这样的结果的事! 从而影响我的正常交友和工作挣钱!等! 从7 8岁我就被盯上了! 可是我一直没有发觉!到高中的时候才开始慢慢发现的! 现在的我有27岁了! 不如道还好,知道了反而让我觉得,自己没有了隐私!从这我觉得他们是从偷取思想隐私这方面,让我们本身自己觉得很羞愧....等等。还有我觉得他们不干在外面出现,出现也不能被人发现,他们很小心的做事,让我觉得,其实我们的隐私大不了也就只有他们那些人知道,听得多了我们的事,久了也没有意思了!
    彭龙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2008年8月28日我被警察设计暗里植入了电子脑控的芯片,思绪和一生的记忆被警察直播出去。开始时脑里的图片思绪的图片很下流很色,当时我不知道有精神武器这项技术,两个月后我才懂得图片是警察他们播放的。警察一边通过微波精神武器感知我所思所想一边诽谤打击我,还在传媒面前损害我个人的声誉。我因为被精神武器控制,无时无刻被他们感知所思所想。所以,他们总会知道我在做什么,想什么,写什么。还可以通过微波脑控技术控制我的言行。

    刚刚开始警察播放的画面很色,居然有毛主席和美国著名的跳水运动员和香港的众多位明星。当时正值2008年8月奥运会。我的思绪被传媒接收到后,以为我是个下流的人,侮辱了我们最尊敬的人。听警察说震怒的主席说过一句话:“戏弄死她全家”。2008年10月传媒联合了警察一起戏弄打击我。可是,那些下流的画面不是我自己想像的,是警察播放的。后来警察播放的话常常故意得罪了传媒的人。
    黄小莉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我的发表, 两次被抹掉, 那些PHT 骇客今年内以毁掉我很多电器, 来阻止我宣传这些残暴和谋杀. tudou.com 有我的网页, 不过控到无法发表.

    我的电器多年来被控制, 我一直不知道为甚么. 直到我对生理高科技有了认识.

    要家人的支持, 就要家人明白这些武器的功能和掌控这些武器的人的残忍, 让他们知道世上有很多人受害, 且要有证据给他们. 那些人的残暴和生理高科技的武器功能已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所以可以提醒他们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残忍, 内战时, 监狱的残忍, 让他们从象牙塔里出来, 认清这些畜生的残暴. 我爸也有同样的愚昧落后. 他需要有别人来跟他说明.

    宣传报道很重要. 可是媒体被控制了.

    我人在三藩市, 却不知去年2010年10月15号奥巴马来三藩市, 和此游行.

    SAN FRANCISCO游行照片由Scott拍摄.
    2009年10月14日星期三, 上午11点到下午2点, 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州的SAN FRANCISCO的CITY HALL举行游行,全世界的其他城市也同时举行了示威。 包括:美国的Los Angeles, Philadelphia, Washington D.C., Cincinnati (meeting only), 加拿大的Victoria and Toronto和英国London, 印度和中国也通过电子邮件和网络呼吁支持这次游行。 这次游行有受害者的《反对电子虐待的国际联盟》组织 www.iaacea.org. 这次游行最初由加拿大的Debbie Newhook和Galina Kurdina,中国的Soleilmavis,以及美国的Derrick Robinson提出,并组织,策划.
  • 此种武器的功能和残忍, 必须日日宣传, 一传十, 十传百. 因为一年了, 我在三藩市在媒体上,根本没听到任何报道. 媒体被控. 我和一些人谈起, 很多人说不知这种武器的存在. 我在用发传单的方法, 但人少, 力量和影响有限. 我发现要做的工作很多, 而且很多人被骗, 骗他们的人是政府机构的人也不出奇. 奥巴马把此残暴和残忍在三两年内, 推向了另一个程级. 他去年就在我的脑电波上说要成立一个PHT奴隶社会, 而且是全球性的. 他在脑电波上几次把美国宪法扔进垃圾桶里. 他纵容本地的PHT畜生在脑电波上运用史上最残暴残忍的精神abuse. 他们把我的打中文软件控制住了, 我找不到abuse的中文. 今年以来他们破坏了大概我上千元的各种电器. 我的上网功能一直被控制着. 很多次, 我打了20/30次我的电子邮件密码都不能进入我的电子邮件. 且他们已控制了一个Modem, 第二个才一两个月, 他们有想把它控到没法上网, 逼我花钱再买.

    耗尽我的时间和金钱是他们的策略之一. 他们每日24/7打我的脑和身上的其它功能, 是拿我在做试验和慢性谋杀. 我因此知那些武器的功能进展到甚么程度.

    看看那些鬼故事节目, 你们就知道那些武器大概有那些功能和人们仍多无知. 鬼故事和人们的宗教信仰一直被用来掩人耳目.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GVt8...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koYT...
  • 大家放心吧!外星人的实验到我身上已经结束了!我会让每个受此迫害的人得到回报!
  • 现实是第一;
    心中无正常;心中无真义;心中无平常;

    常心应真道;常义应真情;常道即正道;

    心中无真知;心中无正识;家常是真家;
    客观是第二;是现真常如;心觉我真意;

    正常应实真;正情真义现;

    正道即常道;真心知中无;

    正心识中无;常真家家是;
    主观是第三;觉心触实物;主客本无分;

    一分裂症患愈者---转赠贴
    我是现时人;真实要知常;要识现时实;要知节度事;道见道实务;不做糊涂事;前时先事幻;中道明现实;后知后觉真;
    我本心纯良;一样是人本;一样是人心;一样是实人;一样是实景;一样是自然;一样是实人;一样是真实;一样是实现;
    自惯自要受;
    己染己要认;
    惑者迷心离;现今时为先;

    离误观实照;

    现今时为先;

    要做明理人;要人即是福;更要自觉己;
    现时长实存;无真我见识;

    我从零开始;要明旧革新;

    2010年11月30日
    刘先生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刘先生,

    分裂症不是病, 那人不是愈者, 而是能量武器停止玩弄他了。 告诉医生别做毒贩。 PHT 畜牲叫医生们毒贩。
  • 受害人想知道怎么摆脱控制,不被控制。
    建平 在 6 天前。 被滥用?报告!
  • 各国政府都有此脑控武器,只是各国都在打着为人类进化的更完美,未来生活更规范的美丽谎言,所以也都在拿弱势民众在做残忍的先期试验,都在竟争脑控武器更完美而己,脑控武器可以刺击和阻断人类的部分思维神精,就目前来讲,脑控武器还没有能彻底的阻断控制人类的每个脑神精,脑控武器的发展最终将以电脑程序的方式来约束人类的行为,也就是说人类在出生以后,人类的大脑思维都将以名字的方式编入国家电脑生物数据库,然后由电脑编制程序来掌控人类的行为准则,如人类违反或违规,电脑将自动向违规人员发出生物电波的心理暗来提示违规人员,以此来达到特权眼中的所谓人类文明,其实很多影片都以科幻的手法己告知了人们,只是民众还末觉醒而己,记住每个国家的规章制度多数都是为统制阶级服务的,最终被奴役的还是民众!!!
  • 揭密;从古至今最惨无人性之酷刑,[电子脑控武器]
    脑控受害人;姚多杰、男:1967年9月26日生,安徽省淮南市人,现定居深圳,本人从2007年发现受<脑控>也可称<思维干扰>迫害至今,在此本人呼吁全民能团结起来于这种反人类的行经做斗争!
    一种被国际人权组织称为酷刑的新型电子武器,[以下简称脑控武器]。
    中央电视台、中国军事解说己公开<脑控武器>的存在–美国己用以实战,视频网址 http://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343...
    此脑控武器可说是对当今人类最偿失人性及最惨忍的一种酷刑及迫害,而此设备最初来源于二战期间,德国纳淬的科研成果,后德国战败、而此科研技术落入苏联,苏联加以研发,六七十年代此技术己成熟的用以各国的间谍战争,
    更多内容请转入;http://blog.sina.com.cn/u/1741700060
截止给这个祈愿添加新评论

当前支持祈愿的签名者 (Green text = they've done it)

Soleilmavis,祈愿者,有以下人员签名支持:

  • 唤醒黎明
  • rinoa1979
  • 蒋进
  • 鲁宁平
  • 易胜林
  • 沙漠之狐
  • 清风(孤独的灵魂)
  • 顾华
  • Julian Juan
  • 张天楷
  • 高嵩
  • 郭汝泉
  • 平淡简单,石宇
  • 王雪霓
  • 陈清山
  • cathy
  • 心蓝
  • sihui
  • 风轻云淡
  • 忻中庆
  • Vvv
  • 李靖
  • 邱毅斌
  • jaka
  • 本本和和(郁荣建)
  • 必然
  • gzh220
  • 邓玉萍
  • humanrights
  • 马晓江13871291132
  • 马达
  • 张自立
  • 戴先生
  • 一个知道罪犯罪行而无法报案的中国女性
  • Tony Tu
  • 张晓红
  • 吴廷楷
  • 喻峰
  • 王昱
  • 江/泽/民
  • 巍巍
  • Aaron Avalos
  • Adam Tamble
  • Robert Miller
  • Robert Duncan
  • 彭旭
  • Monika Stoces
  • 王乾
  • Gerry Duffett
  • Kevin Burnor
  • Anatole
  • nomidreamsofjustice
  • 不愿看到更多无辜的人受伤
  • 张辰希
  • prince
  • IVAN
  • 朱文俊
  • 煮久烹肉
  • 绝不
  • cybersome
  • 梁明
  • 吉林省通化市
  • 古露露
  • john
  • 张天龙
  • 田普
  • 袁宇慧
  • 晓月
  • 娃娃
  • 李正起
  • 珠穆拉玛峰
  • ^^十分爱^^
  • 黄健洪
  • 纪岳
  • 李中祥
  • 申芸绫
  • 渴望和平
  • 王奇
  • 善良的LILY
  • 亚色的蓝
  • George Kwong
  • 中国公民
  • 高晓维
  • xiaoning
  • hjw6664
  • 王小衡
  • 林振
  • 周爽
  • 戴荣
  • 陶红坤
  • 程章贵
  • Saizuowei
  • 古露露
  • doris232
  • 李恭扑
  • Kaden
  • shunli
  • 曾江陵
  • 幸运星
  • 唤醒良知
  • 刘关张
  • 文仁
  • 林湘伊
  • 丁可
  • 彭宜杉
  • 惩治施恶者
  • 王荣海
  • 活出精彩
  • 天地悠悠
  • 老鳖
  • 曹世杰
  • 汪洋
  • 中国脑电波扫描仪受害者
  • 一笑而过
  • 沅元
  • 张路
  • 猪頭
  • 呵呵
  • Kelly Caslar
  • Benjamin Huang
  • 唐佳乐
  • 邱勇进
  • annita
  • 刘威
  • 壹码揽球
  • 張鎮光
  • 赵雪
  • 簡士閔
  • 郭春阳
  • 寒风
  • 理解
  • Yihong Ding
  • 古往今来
  • 杨楚斌
  • 徐昕
  • KyoKin
  • lili
  • 张雨婷
  • 小白
  • 天天
  • 童常亮
  • john494
  • 容兆友
  • 平凡的世界
  • 贺文彬
  • 周春光
  • 姜妹
  • 杨子
  • 周俊
  • 朱书妮
  • 胡国会
  • keyway
  • 于惠文
  • Rena
  • 明天
  • 郑淳徽
  • 陆娟
  • 蔡地宗
  • 郭汝泉
  • sigarmn
  • 何健(基督徒,法律人,维权人士)
  • 丛湘晴
  • 谭若易
  • 谈颖滔
  • 天水一欢
  • 张宗超
  • shangxiu
  • 杜式忠
  • 梁爱国
  • 彭俊斌
  • 蒋进
  • 吕云高
  • 孙帆
  • guanta
  • zhangye
  • He Ting
  • fff
  • Ant Genaz
  • 赵龙
  • 袁康妮
  • 肖夏懿
  • 许合子
  • 王荣海
  • 刘伟
  • loujiangang@gmail.com
  • 上海木头(chenyuhong)
  • 青山
  • 张玮
  • 麻利哄
  • 石先生
  • 红尘梦羽
  • 余国平
  • Jack
  • 阿骨打
  • 最恨害人者
  • 邢献勇
  • 忠英
  • 张天龙
  • 张栩铭
  • mica09
  • 朗森
  • 严青龙
  • 马骏强
  • 金亦周
  • 姚多杰
  • 陈吉
  • 贾洪顺
  • 反冒名
  • 望归
  • 王静
  • 李胜华
  • 彭进13568819725
  • fairu
  • 朱厚友
  • 魏东
  • 谭祖松
  • 陈辛
  • 陈鹤
  • 陶力
  • 程问
  • 王涛
  • 谁救我
  • 王敏
  • 王戈
  • 吴巧妍
  • 郑芸
  • 陈兵
  • 任平
  • 李睿超
  • 熊小兵
  • 徐芳
  • 云过枫天
  • gaoji<输入你的姓名>
  • Leng_Xu_303
  • 煮久烹肉
  • 烙印
  • 不诉ぺ残念
  • 蔡振峰,宇宙
  • 不愿意留下名字的11人,1 已经确实行动实践祈愿

浏览签名比率图示


导航

用电子邮件订阅你所在区域的祈愿动态 — 适用于任何国家及地区!
电邮地址: 国家与地区:  城市: